榆木

最近磕糖磕多了,齁死我吧
专注小甜文20年
脑洞无限大,亩产一两

【楼诚】晚钟


  天又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小雨。雨水滴落溅起无数水花粘在行人的裤子,鞋子上。
  明诚匆匆走到旁边的屋檐下,收起伞拍了拍裤脚。
  上海的天气一向是这么的变幻莫测,上午还是阳光明媚,下午就下起了雨。天空阴云密布,看来雨还会越下越大。
  明诚抬头望着阴沉的天空,叹了一口气。

  “哟,这不是明老师吗?怎么不回家去啊,站这干嘛。”屋檐下的店家开了门,看到站在一旁躲雨的明诚,惊讶的开口。

  “等雨停了接我家大少爷回家去,他就在这附近呢,雨不大,我在这等等。”
  “哦,我看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,要不您进来坐坐?”
  明诚想了想,也就应了下来,弯腰走了进去。

  虽然是白日,但由于天气原因,小店里早早的点了灯。昏黄的灯光照在抹的干净的桌子上,倒是别有一番温馨之感。
  “坐着没什么事,我请您吃点东西吧。”店主人站在桌旁,给明诚倒了杯水。
  “嗯,麻烦您了。”明诚收了伞,将它挂在桌边。伞布上的雨滴汇聚在伞下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泊。
  “以前倒是没见过这里有这家店啊。”闲坐着没什么事,明诚索信就跟店家聊了起来。
  “瞧您说的,我前天刚搬过来盘下的店,还没开张呢,正巧您就来了,刚好也来尝尝我的手艺。”店家在后面忙活着,声音听起来显得并不真切。“您有什么忌口没有,我看着少添点东西。”
  “我没什么忌口,都能吃。”
  “那您倒是和别的富家子弟到是不一样。”
  “我哪是什么富家子弟,我也就一仆人。”明诚笑了笑,喝了一口水。思绪却是回到了以前。他好像之前说过类似的话。对谁说的倒是记不清了。
  童年的岁月过于荒谬,苦吃多了,也就不在乎什么忌口的了。能吃饱比什么都好。
 
  “是是是,人民教师不就是人民公仆嘛。”
正想着,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端到了桌上。
  “这面要乘热吃,加上点葱花香油,齐活!”店家点了几滴香油,将筷子摆在桌上。“您请,吃的好了,也可以给小店宣传,这就全当宣传费了。”

  明诚看着阳春面走了会神。
上了年纪,人倒是会经常忆往昔。他想到多年以前一个女人的一碗面。
  这碗面改变了他,也改变了很多人。
 
  他怎么想怎么觉得世事无常。
  谁能想到自己的母亲是一个通奸叛国的奸细,最后害了自己的一家人。

 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坐在房子里能够听见雨滴敲打大地的声音。风随雨来,狂风吹袭,让店家关上的窗子又被强行打开。顿时风雨俱涌入屋内,油灯摇晃了几下,最终还是熄灭了。

  明诚回过神,也不介意打湿肩膀的雨水,拿起筷子缓慢的吃了起来。

  只有时光作用到自己身上时,明诚才惊觉原来时间走得这么快。当年他做秘书和间谍的时候,每天都被事情堆满了,一天恨不得挤出四十二小时,每次等待结果都是度日如年,还好身边有大哥安抚他。

  大哥啊。。。似乎是从悠长的回忆当中抽出来,明诚眨眨眼,看着已然空了的海碗,放下筷子。
  我是要。。来干什么的呢?

  “哎哟这个雨,真是像二十三年前的那场大雨。下的真大,吓死个人。”店家又重新关好窗子,插好栓。转身将油灯点亮。“没吓着您吧,我这还没通店,估摸着明早就有了,委屈您摸黑吃了面。”
  店家收拾了碗筷,很是健谈。

  “那场大雨可真的是大,我那时候也才九岁呢,就看着一地的血水啊,我可是这辈子都忘不了。那个人也是可怜,死的时候也没人给他收个尸。不过话说回来,谁敢和叛徒扯上关系啊。”
  絮絮叨叨的话语逐渐变成清晰的场面,高台之上跪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,台子下都是撑着伞看热闹的民众。
  雨越下越大,时不时响个惊雷,最后劈着了一棵树。民众闹哄哄的散了,台子上的革命小将似乎是失去了表演欲,嫌弃的看了跪着的人一眼,下令砍头。

  那个人,到死也是无人知晓。一切的付出与坚持就被掩埋在无数档案的只言片语中,掩饰在代号背后。随着大刀落地,随着雨水冲洗,掩埋在这片奋斗过的土地上。

  那时候他在哪呢?

  记不起来了。

  那个人是谁?

  想不起来了。

  怎么会想不起来了呢?看过的书籍记得,学过的知识记得,留过的学,用过的语言统统记得。偏偏忘了那个人。

  “明老师,雨停啦。”店家出门看了看天气,雨势变小,甚至停了下来,只有屋檐的水滴还在连绵。“您家大公子大概自己回去了吧,要不您也回去吧。”

  明诚点了点头,站起身。“麻烦你了。”
  他推开门,外面静悄悄的,只有商店的灯牌还亮着。半夜三更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悠长的钟声。当当当,让人平静。
  他看向手表,已经十二点了。

  明早又是新的一天。

  等明诚离开后,店家关上门,回到屋子里,却突然想起,当年那个高台,拆了之后建了房子,恰好就是自家的房子。

 

评论(3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