榆木

最近磕糖磕多了,齁死我吧
专注小甜文20年
脑洞无限大,亩产一两

【叶黄】小破酒馆

  *人物人设虫爹的,ooc我的。
*许嵩《拆东墙》的脑洞。尬写。下次写杰西卡爸爸好了。希望你们喜欢❤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  在一个隆冬时分,叶修家的百年老店的东墙被人拆了。

  公元六五九年,叶修18岁,接了自家老爹的班,考不取功名的后果就是接手了小破酒馆。

  在这个偏僻且封闭的小镇子里,这家酒馆也算是镇民平日里休闲娱乐的场所。能够挣点小钱,工作也算是轻松自在。可现在东墙被拆了,挣钱没个地方。叶修想了想,去了趟衙门。

  衙门也是个小地方,只不过相对于小镇其他地方也算得上富丽堂皇。

  进了门,叶修把事情说了一遍,座上的胖官勉强正眼看了叶修一眼,挥挥手,以一平米八吊钱的价格将他打发了。

  这么多钱,够赔你了。

  啧。

  叶修听着,想把这破衙门给砸了。

  转身走出衙门,叶修觉得这事应该和自家夫人商量一下。

  叶修的夫人叫黄纱甜,是他几年前出门游历的时候带回来的,看上去聪敏机灵,长得倒是俊秀,只是脸庞过于俊郎,看着到不像是个女孩子。一张嘴谈天说地,八卦的性格倒是实打实的。

  回到家,叶修把自家夫人拉回屋里,讨论起来。

  第二天,俩人当做无事发生过。叶修依旧掌柜样,处处招呼人进店吃饭。黄纱甜依旧挎着个菜篮子,和乡里人愉快的聊天。

  只是那天山里飞走了无数鸽子,雪白的羽毛把天空映射的更加明亮。

  就这么相安无事了几天,衙门见叶修他们没什么动静,干脆派了伙人连夜把那小破酒馆给拆了。胖县令得意洋洋,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镇子上最值钱的东西可算是归他了。

  叶修夫妇俩却是一声不吭。

  镇子里的人暗暗给他们打抱不平。说到叶修便是叹息。见到巡逻的私底下吐口唾沫,呸。

  胖县令的轿子连着几天乘着夜色被人拆了,气的胖县令破口大骂,令人四处抓捕无辜百姓,却是没人认了这罪名。几天后,事情又是平静了下来。

  叶修夫妇依旧是好像什么都不知情,又回屋去了。只不过这次好像大吵了一架,叶修媳妇乘着夜色出走,再也没回来过。

  半个月后,原本叶修家的破酒馆立起了新的客栈,打尖住店,生意繁忙。叶修远远的望着,然后颇为遗憾的摇摇头。

  大家都说叶修是怕了,好歹民不与官斗。少了媳妇又没了事业,大家对他更是同情。

  一个月后,封闭的小镇出了个大事。衙门被人拆了。

  胖县令知道这个消息后颠着肚子,从家里气喘吁吁的跑到衙门废墟处,正想破口大骂,傻眼了。

  一个人站在原本衙门大门的地方,风日洒然。

  下官。。。。拜见太守!

  胖县令连忙下跪,叩首。随即腆着脸问道,

  太守您怎么来了?下官的衙门不知被谁家调皮的孩子拆了去,招待不周。要不去下官家坐坐?

  不必,这衙门,我命人拆的。太守转过脸来,帅气的脸上左眼比右眼稍大些。

  他是当时赫赫有名的清廉太守王大眼(划掉)王杰希。

  胖县令被抓走了,听说是贪污腐败了很多两银子,被判个十年八年也是有可能的。衙门在下一任县令上台前没有了用处,但也要建起来。

  衙门越建越像是原来小破酒馆的模样。

  镇里的人都懵了,直到新县令的上任。

  叫什么黄少天。

一个月前

  我去我去我去,这么欺负你你也忍得了啊。绝对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死无全尸死有余辜啊!他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罄竹难书擢发难数啊!不对你难道不生气?!

  叶修揉揉眼前人的头顶,我很生气。

  黄少天一下没了脾气,挫败感油然而生。嘀咕。

  你老是这样。。

  写封信给你大哥吧。

  黄少天揉揉头发,看着叶修长的逆天的睫毛,啾一下亲了上去。

  嗯。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  话说黄少的大哥是谁呢是谁呢~杰西卡爸爸的戏份好少来着~~想些连续剧了(捂脸)默默在篇尾填个一,可能会有续集吧,望天。
手动 @wau_哞哞君 基友www
 
 

评论

热度(15)